【老有所为系列】傅祖植:一心博爱,两任同肩

记第二届卓越服务奖得主内分泌科傅祖植教授

 

 

傅祖植,19384月出生,广东广州人,1961年本科毕业于中山医学院医疗系,后到附属第二医院内科工作。1982年至1984年在美国密西根大学研修。1991年晋升教授,任孙逸仙纪念医院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博士后及CMB访问学者导师。曾先后任内分泌专科主任、大内科主任、附属医院副院长、中山医科大学副校长等职。曾任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会常委、糖尿病学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内分泌学会主任委员、广东省卫生厅糖尿病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现任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副总编辑及多个医学杂志常务编委,担任卫生部规划教材《内科学》分主编。享受国家特殊津贴。曾获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广东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柯麟医学奖及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会终身成就奖。

 

 

20101110日,在南校区梁銶琚堂隆重举行的第二届卓越服务奖颁奖仪式上,有一位老人满头银发却精神饱满,爽朗的笑声中带着豪迈的豁达,低调的面容里透出淡淡的儒雅。他就是附属二院内分泌专家傅祖植老教授。笔者有幸和傅教授进行了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倾听这位德艺双馨的老教授从医从教背后的心路故事。

 

“求知如饥,虚心若愚”

傅教授的获奖感言谦虚而又诚恳,他说道:“获此殊荣,高兴之中深感惭愧,近50年来在医疗救治工作中所做的一切,实为一个内科医生应该做的,却得到了学校和社会的认可和鼓励,谨引用史蒂夫•乔布斯的一句话以共勉:‘stay hungrystay foolish’(求知如饥,虚心若愚)。”诚然,这段朴实无华的感言正体现了傅祖植教授本人低调谦逊的个人品质和踏实勤勉的治学态度。身边的人总是不经意地感受到傅老身上散发的那别具一格的人格魅力。

说起傅教授取得的成就,曾一生获奖无数在内分泌领域声望卓著的他却总是浅浅地挥一挥手,笑道:“这个真没什么好提的。”然后跟我们诚恳地谈起他在中山医求学以及而后在孙逸仙纪念医院实习和工作的经历,和我们分享起他这几十年的从医治学之道,期盼对学子们有所启发裨益。他强调说,所举的那些医疗上的例子,并非他的成绩,而是将发生在他身边印象较深的事加以总结,供后人参考。

傅教授爱看书,对知识的孜孜以求总是不知倦怠。当年还是在上大四,当大多数同学还在奋斗在一本本厚如砖头般的教科书中时,他却还悄然地开垦了各类医学期刊的荒地,图书馆的一本本装满全世界最新研究成果的医学期刊成了傅教授课外生活中精神上的饕餮盛宴。

就这样,每天畅游于博大精深的医学海洋之中,渐渐地他发现原来除了课本上的知识以外,医学竟还有如此辽阔的视野和精彩各异的领域。可以说正是这种博览群书,尤其是勇于去了解和开拓更宽广的知识领域的精神,养成了傅老一直不断汲取新鲜知识、不断充实和提升自己的好习惯。

更可贵的是,傅教授阅读的不仅仅是顶级的医学杂志像《Science》、《Nature》等,还关注医学教育动态和各个专科发展的新动态以及医疗知识对大众的普及和发展。

傅老教授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他生活和学习的那个年代正值全国上下兴盛学习苏联体制和模式,俄文学习是大多数高等院校的师生所接受的教育,然而傅教授是怎样将英语这门当时接触机会甚少的外语掌握得如此娴熟呢?

原来当初在图书馆浏览外文医学期刊时,傅教授就发现俄文期刊大多数知识面比较有限,而且信息的更新度也不是很能贴近当下的研究,但英文期刊则不同,那就像是一口大金矿似的,等待着他跨越语言的屏障去挖掘她。最初,傅教授搬来一部英汉辞典,从一本英文的《内科学》目录开始,进行逐字逐句翻阅字典的英语学习之路。

慢慢累积到,参加工作后正好有机会接诊从事外事的海员,从和他们的沟通中一步一步地提升自己。就是在这样从没有系统学习过英语的基础下,傅教授竟靠着自己好学不倦的努力成功地申请到赴大洋彼岸密歇根大学进行深造学习的机会。

听到这里,不得不感慨生长在资源信息相当发达的环境里,我们学子是不是也能像他老人家那样,在求学路上怀有那般纯粹热烈的求知欲?

“学医不难,但学做一个好医生难!”

回望走过的五十载从医生涯,在临床付出毕生精力获得卓越成就的傅教授不肯多谈成就,而是给临床医疗工作者提出了几条可贵的经验总结:

1.知识与能力齐飞,理论共实践一色。医疗工作的特点在于其对从业人员扎实的医学基础理论知识的掌握和过硬的临床操作的双重要求,没有任何的疏忽和粗糙能经得起医疗实践的炙烤。知识是能力的基础,没有知识就无从谈能力;但理论知识又必须通过实践才能转化为能力;有了能力有利于获取更多的新知识。

傅教授特别强调刚离开医学院的学生一定要重视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的培训锻炼,积极做好理论向临床的转化,以尽快从医学生成长为医生;另一方面,即使已经长期从事临床的医生也不能疏于读书,要紧跟先进文献的信息,他引用汉代刘向的名句“书犹药也,善读之可医愚”,与大家共勉,不断用新的理论来修正、更新和提高自身的临床诊疗技术。

2.善用眼、用脑、用手、用口,一个都不能少。一位医师的水平最根本的是体现在其对疾病诊断和治疗的基本功底,即取决于他能否正确地根据临床观察和分析思考准确地判断病情,取决于他对眼、脑、手和口的应用程度。

傅教授给我们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前些年,哈佛大学图书馆总馆长应邀参加中大校庆,抵广州当晚因低烧伴胸痛入孙逸仙纪念医院内科治疗,经胸部X线照片,拟诊肺炎。

但细心的医生们细致地了解病情和分析,联想到年事已高的她刚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长期保持坐姿,很可能在腿部形成了静脉血栓。下飞机后由于活动,栓块脱落,随血液循环栓塞至肺动脉处,造成上述类似肺炎的表征。随后追加的CT检查验证了医生的诊断,经过及时准确的对症治疗,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3.医生不可只就事论事。许多疾病的发展过程是复杂的,表现出的症状因而往往具有极强的迷惑性,这是对医师诊断水平的考验和挑战。不同的疾病可以表现出相同的症状,同一症状也可由不同的疾病所导致。简单的症状下往往隐藏着复杂的疾病,误诊常会对患者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行医的过程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不放过丝毫的异常现象。

傅教授给我们回忆一个身边的鲜活事例:中大物理系的一位教授在附属二院治好肺炎后,医生敏锐地从一项血浆蛋白偏低的指标中发现了这位教授肝部有肿块,继而引发了肺炎,随后证实为肝脓肿,并经手术治愈。

所以医生一定要从多角度考虑疾病,留心常见症状背后的复杂问题,注重症状间的共性与个性,病人的局部与整体,疾病的表面与本质,从而以辩证法的态度指导医疗实践,以战略性的眼光安排治疗的布局,切忌就事论事。

4.警惕现代医疗诊断设备的负面效应。随着物理、化学、生物等自然学科的迅猛发展进步与相互交融,诞生了一大批先进的医学诊疗仪器,极大地促进了临床实践。但傅教授提醒我们仍需清醒地认识到,无论仪器如何先进,仍不可替代人的思维。

某基层医院对一例昏迷的老年人,由于被脑部CT“脑梗塞”的报告(实为过去发生的陈旧病灶)引入歧途,忽视了严重低血糖引起的脑损害,以致错过了抢救时机,最终成为植物人,就是沉痛的教训。因此,真实、细致、详细地了解病史,传统的视、触、叩、听物理检查,然后综合分析,始终是正确的诊断和治疗的依据。

5.医生要严于律己。粗枝大叶,先入为主,凭印象做事,语言简单、粗暴、缺乏同情心……是引起医疗事故、差错和纠纷的常见原因。确切地说,医生的职责是“治人”,而不是治“病”那么简单。

 

“是严师,也是慈父”

说到傅祖植老教授,博济医疗(特诊)中心陈庆瑜主任深情地说道:“在工作中傅教授可以说是一丝不苟的严师,但在生活里他又像是你的父辈般给你最亲切的关怀和温暖。”年过七旬的傅教授,可以说是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内分泌的后起之秀,每每说到这些年轻有为的学生后辈,傅教授眼光里总是带着深切的欣慰和热切的希望。

近年来,医院举办的名师带教、授课以及给青年教师的培训讲座中,我们总能发现他老人家和学生们进行交流讨论的身影。陈主任说:“在指导学生的过程里,傅教授从来没有半点架子,从来都是有问必答。甚至有一次,傅老碰到了一个耳鼻喉科的相关问题,一时难以解答,傅教授亲身去病房虚心向耳鼻喉科的住院医师请教。”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傅教授求知求真的精神深深打动了身边的每一个学生。

结束采访后,和傅老道别的刹那间,想起了北校区科技楼入口处镌刻的八个大字———一心博爱,两任同肩,仿佛正是这位慈祥老人一生的写照。

这位低调朴实的老教授怀着一颗仁爱的心,毕生奋斗在医疗、教学和科研的征途,忠实践行着解除患者病痛和征服病魔的职业重任。不张扬,不浮华,踏踏实实地做好每一件看似微小的事,时刻坚守一名医生应尽的职责,点点滴滴的坚持彰显自身卓越的本色,这正是人们心目中那个博爱高尚的傅老教授。(文章来源:《中山大学校报》2011-01-14   作者:石爽 张多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