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 止于至善

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区庆嘉教授

他出生医学世家,在50载行医生涯中,以深厚的功底和超群的技艺确立了自己的名医身份,人称“华南一把刀”;他在丰富的实践中领悟到“医者父母心”的灵魂,研精覃思,妙手回春,救活了不少疑难重危患者;他为了让临床医学得到更好更快地发展,献策进言,诲人不倦,付出了自己毕生的心血。

他,是区庆嘉教授!

 

 

为医:永不疲惫的消防队员

区庆嘉教授的医学造诣源自家承,父亲是东莞名医,解放后为东莞市人民医院第一任院长,母亲是妇产科助产士。在父母亲的影响下,从小立志要当一名“为病人解决病痛”的好医生。这个济世救人的信念贯穿了他的一生,即使在风雨飘摇的年代,他始终孜孜不倦、坚持把病人放在第一位,未曾有过半分动摇。

在广东省外科学界,区庆嘉教授被同行们称为“消防队员”,这是因为无论本院还是外院,无论高年资还是低年资,哪位医生碰到疑难病人,都是想到请他去解决问题。他从不拒绝,像救火队员一样及时赶到,以丰富的临床经验从死神手里抢回了许多病人的生命。一次,广州某大医院接诊了一名胰十二指肠外伤的病人,接连两次手术过后,病人出现了消化道大出血和胰瘘,生命垂危。一时间束手无策的医生在凌晨2点拨通了区庆嘉教授的电话。年届古稀的区庆嘉教授二话不说马上赶到病人身边,提出必须进行急诊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时间就是生命,在取得家属同意后,区庆嘉教授即刻投入到抢救之中,在该院的手术室中主刀手术,一站就是十个小时,病人最终转危为安。

还有一次,另外一所大医院收到了一位腹主动脉瘤的病人,这位病人在国内担任重要职务,为国家做出了突出贡献,国内的杰出专家大都被请来会诊。在进行了腹主动脉瘤手术后,这位病人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困难,医学界众多巨头们围坐一起,绞尽脑汁,也无法查明原因。区庆嘉教授经过细心观察,确定是气管切开套管安置的位置出了问题,马上给予处理。奇迹出现了,调整了套管位置后,病人的呼吸马上畅通了,病情转危为安,最后顺利康复出院!

区庆嘉教授屡屡能在病人的生死关头,拿出敢于负责的勇气,坚持自己的意见。这种勇气和魄力,来自对医学知识的深入了解和把握。年少时,午夜一灯,晓窗千字,区庆嘉教授是中山医学院最勤奋的学生之一。他的同窗们至今仍能忆起他读书时的趣事:他手拿书本在校园里一路走一路看,咚地一声撞到电灯柱了,他才揉着额头抬起头来,绕开电灯柱,继续一边看书一边走。工作后仍然手不释卷,每晚研读医书到凌晨。因此,有个别号叫“书虫”。

文革过后,国家开始恢复选派优秀医生学者赶赴国外进修,由于平时刻苦学习打下的坚实基础,区庆嘉教授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参加中山医学院的选拔考核,成为我国第一批公派留学生,赶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和美国克里夫兰医学中心学习。在这里,他提交“肝静脉在肝脏外科切除手术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论文,为非规则肝切除手术中减少肝组织损伤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当时,国际上公认肝静脉结扎后必须切除相关肝组织,否则便会导致相关部分肝脏的淤血性坏死。但是,区庆嘉教授在临床中发现,好几例病人由于外伤出血严重或肿瘤刚好长在肝静脉上而结扎了肝静脉,但是相关的肝组织并没有坏死。这个奇怪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开始翻阅大量的资料,得知当时国际上公认的结论仅仅来自动物实验,并没有相关的人类肝脏实验报告。“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经过艰苦的实验研究,区庆嘉教授终于推翻了前人的论断,认为肝脏静脉损伤后肝内血供会出现代偿性静脉回流途径,相关肝组织并不会出现坏死,无须进行切除。区庆嘉教授的发现,使得患者在肝切除手术中,避免切除过多的肝脏导致术后肝衰竭的发生,在肝脏静脉实验史上走下划时代的一步,他也因此被称为“我国肝脏静脉实验外科的奠基人”。

 

 

为师:以身作则的好老师

区庆嘉教授从医从教五十年,现如今已桃李满天下,博士后、博士、硕士生共培养了100多人,许多弟子已经成为国内外学术界的栋梁:王颖、王捷、陈亚进、陈伟强、刘超、陈涛、高维实、李江涛、熊茂明、褚忠华……

国内知名普外科专家、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院长王捷教授,自己也已经成为一代学术权威,但他提起区庆嘉教授时,仍然毕恭毕敬。他认为区庆嘉教授以身作则,教育他如何当好一名医生,是他跟随区庆嘉教授的最大收益。区庆嘉教授永远都把病人放在第一位,只要是给危重病人手术,术后都不回家休息,就在病人身边躺下,整夜看护,以备发生意外时可以及时处理。年岁渐长后,面对手术风险高的病人,也依旧整晚不睡觉,带着学生们半夜查房。现在退出行政岗位后,区庆嘉教授更是以临床为家,从未离开医院、离开他的病人超过三天。王捷副院长说,一次,他想把老师带去海南旅游,想着海南离广州近,老师应该不会拒绝。哪里知道酒店、航班全都安排好了,到了海南的第二天,区庆嘉教授却要求更改行程,张罗着回广州看望他的病人。区庆嘉教授这种对工作、对病人的热情以及极端负责任的态度,深深影响了他的学生们。现在,他的学生们,不管节假日还是周末,只要在广州,都必定回医院查房,这些查房从未算过加班费的,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依靠的是老师定下来的工作作风和热忱。

学生们都说,从区庆嘉教授那里得来的医学知识非常实用,这是由于他的经验完全都是从临床摸爬滚打出来的,而对于一位临床医生而言,这些临床经验往往比书本知识还要有效。关于疑难杂症的诊断,区庆嘉教授总能给学生们很多指导、很多启发。所谓“名师出高徒”也就是如此,老师能带给学生们更高远的视野,更广阔的平台,学生们可以成长得更为迅速,更为茁壮。

“学高为师,德高为范”。除了负责任外,区庆嘉教授严谨的治学精神也为学生们津津乐道。区庆嘉教授对肝、胆、胰、胃肠等消化器官的解剖非常熟悉,手术干脆利落,没有多余的废动作,从医至今,大大小小的手术,进行了不下万台。但进行疑难手术时,他仍然非常慎重,手术前必翻解剖书,心里有底了才上手术台。他从医的出发点只有病人的根本利益。因此,五十年间极少接到过病人的投诉,这在医患矛盾突出的今天,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对临床付出毕生精力取得卓越成就,但是区庆嘉教授仍然非常谦虚地不肯多谈,而是对临床工作者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的经验,他让外科医生术前必须回答八个问题:第一,定性诊断。医生处理病人最要紧的是诊断,这个病人是什么病你都没有弄清楚就贸然上阵,那是很危险的。现在一些纠纷往往跟诊断错误有关。所以病人患了什么病,必须在手术前尽最大努力去搞清楚。

第二,定位诊断。就拿肝癌来说,大的是肝癌,小的也是肝癌,抱着血管的也是肝癌,它跟周围的关系怎么样,手术能不能做,做下去它会有什么样的危险?这个定位诊断很重要。

第三,对全身重要器官的功能状态,包括心、肺、肝、肾、内分泌系统、血液系统、营养状况等有个全面的评估。比如说有个很简单的手术,但这病人有严重的糖尿病、心脏病,他能不能顶住这个手术啊,手术中或手术后会出什么问题,医生一定要清楚。

第四,经济问题。做这个手术、做这个检查,是否会超过病人的支付能力?譬如这个病人有没有医保就要弄清楚(就是有医保的也存在问题,医保就是那么些钱,多了也不行),又比如说病人几乎是不治之症,但家境一般,可能在家属哀求下医生开始替病人治病,但却没注意替病人选择疗效又好又低廉的医疗方案。那么万一治疗效果不好甚至导致病人死亡,那么病人卖牛卖房子付了医疗费,不和你拼命才怪。

第五,要有手术指征,明确为什么要手术,不能糊里糊涂。

第六,投入和收效要做对比。做这个手术对延长病人的寿命有没有好处,对改善病人的生活质量有没有好处,很多医生不考虑这些问题,有些病病人不做手术还好些,做了还走得快;医生可以有胆识,有些情况可以去搏一下,但是明知道没得救了的就不要再去碰了。

第七,病人做手术之后会否发生合并症?医生思想上有没有预防它、对付它的准备,医生自我保护和保护病人的措施有没有做够?是否白字黑字写清楚?

第八,医生自己有没有本事完成这个手术?所在的医院和条件有没有可能完成这个手术?由于效益的问题,现在很多医院都想把病人留在自己医院。但实际上这间医院围手术期和手术后的处理技术和设备都不行。

区庆嘉教授浓缩一生经验总结出来的这“八点建议”,已经在外科界广为流传,他希望能够帮助年轻医生减少医患纠纷的发生。

为人:“与人为善,是我做人的宗旨”

人在江湖,安身立命的最大资本,是人品。因为人品的好坏决定了个人发展方向,一个人人品不好,即使他有天大的才能,也不可能会取得成功,即使取得了成功也是昙花一现,不可能长久。区庆嘉教授取得今天的卓越成就,正是与他高尚的人品是分不开的。

区庆嘉教授从医五十年,名满天下,且有一段时间身居高位,但他始终廉洁奉公,从不收受任何非分之财,这在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频频出现不正之风的今天,尤为难得。曾有一位印尼大款,在德国、新加坡等地都做了各种检查,都看不出所以然,最后慕名找到区庆嘉教授,确诊为小肝癌,手术进行得相当顺利。病人康复后,找到区庆嘉教授,想要送他礼物表示自己的感谢。多番推脱不果之后,区庆嘉教授就为医院的实验室要了一台血流监测仪。这台血流监测仪时值几万美元,实验室的条件得到了大改善。

曾经,外科在很多医生眼里是个油水多的科室,外科医生收入高、社会地位高,受人尊重。在区庆嘉教授担任普外科主任期间,很多医生找到他,想调入外科,但并不是所有医生的自身条件都能胜任外科工作。对于一些拿着条子或有后台的医生,区庆嘉教授顶住重重压力,坚持用能力、业绩和德行来选拔人才,他公正、公开、公平的处事风格,赢得了同事们的信赖和拥护。而对待同事们,区庆嘉教授也一直宽容、善良,敬佩长者、善待同辈、帮助友人、提携后进。他们工作工作上取得了成绩,他当众给予表扬,给予肯定,在合适的时候推荐晋升。犯了错误,他也从不落井下石,而是真诚地给予帮助,诚恳地指出失误,并教给他们正确的工作方法。区庆嘉教授总是强调,做人一定要善良,他说:“与人为善,是我做人的宗旨。”

婚姻:人生受挫,精神支柱都是妻子

区庆嘉教授和夫人是广东医学界有名的一对神仙眷侣。夫人陈文清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护士,退休前为护理部副主任。区庆嘉教授谈起陈文清护长,总是深怀感激。区庆嘉教授的初恋是一位教师,由于无法忍受他对事业的追求与他分离。危难困苦是人性的试金石,在苦难面前,无论真善美还是假丑恶都无所遁形。由于家庭原因,区庆嘉教授在文革期间关了一个多月的禁闭,很多平时与他亲密无间的人都“及时”地划清了界限。就在他为写检查而苦闷的时候,陈文清来到他的身边,对他说:“不要着急,我帮你写啦!”就这样,这位活泼友善的姑娘慢慢住进了区庆嘉的心里,文革期间,他们结合了。当时,区庆嘉身上总共只有一百元钱,他拿出五十元买了一张床,另外五十元交给哥哥的保姆做了一顿饭,没有戒指、没有新衣、没有酒席,按照现在的时髦话来说,就是“裸婚”。至今,区庆嘉教授对当初委屈了妻子,仍然深感愧疚。

半个世纪的患难与共证明,区庆嘉教授找对了人生伴侣。陈文清主任总是夫唱妇随,对区庆嘉教授所作的任何决定都是无限的支持。上世纪八十年代医院的各种实验设备和条件仍然非常落后,从美国回来的区庆嘉教授,不但把自己微薄的收入省出来,还到处借款购置设备进行实验研究。陈文清主任当时发现家里经常不见东西,如碗橱里的碟子,用着用着就少了几只,还有米饭,也常常不翼而飞。这在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广州,这些都还不是那么轻易得到的东西。后来在实验室的动物笼里,她发现了家里的失物,才恍然大悟,原来“小偷”是自己的丈夫,他拿到实验室喂养小白鼠和小狗了。区庆嘉教授过去经常几天几夜甚至几个星期地泡在实验室或病房,在家的不多时间里,也常常被人叫去会诊及手术,对于这些,陈文清主任没有一句怨言,只是默默地当好他的家庭后盾,为他提供支持和鼓励。如今,夫妻俩秤不离砣,银发皓首相携迈向金婚。

采访手记:

在采访的过程中,感受最深的是区庆嘉教授的翩翩风度。他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最讲仪表的教授,总是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黑色的玳瑁眼镜,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透着良好的教养和儒雅的大家风范。他说:“教授,是传道授业解惑之人,良好的精神面貌除了能体现对他人的尊重,带给病人信任外,还能够体现扎实的工作作风!”

结束采访,和区庆嘉教授道别的刹那间,我想起了苏东坡的两句诗:“要知冰雪心肠好,踏遍江湖草木春”,这仿佛是区庆嘉教授一生的写照。早已名动公卿的他从未忘记过自己是一名医生,对病人体恤有加,总是尽量寻找对病人最有利的治疗方法,给病人带来美好的春天。大医精诚,止于至善。(文/宣传拓展科  朱素颖)

相关文章